人们没有必要有任何恐慌
发布时间:2017-01-16编辑:信息来源:

 

 

“今天接到了很多中国记者的电话。”论文通讯编辑、哥德堡大学抗生素耐药性科研中心主任和萨尔格学院教授Joakim Larsson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没想到自己的科研受到如此多眷注,这两天频频接到来自中国媒体的突然访问。
  前几天,一则《呼吸的痛!北京等地雾霾中发现耐药菌》的消息,刚刚把这位国外的科学家卷入中国的舆论风波。
  尽管科研者很意外,但这篇今年10月颁发在Microbiome杂志上的文章,无疑十分敏锐地戳到了公众的痛点。
  在题为《人类、动物和环境耐药基因组构成》的论文中,哥德堡大学的科研人员从人类、动物和全世界不同环境收集的总共864种DNA样品中寻找细菌中的耐药基因。其中有350份样本取自人类,145份样本取自动物以及369份样本取自外界环境。引发公众大为眷注的是他们选取了来自北京的14份空气样本。
  结果发现,北京雾霾的空气中含有平均64.4种耐药基因,其中一种耐药基因抵抗的是现在临床应用最为广泛的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是是治疗肺炎克雷伯菌(常见的肠道细菌)引起的危及生命感染的最后鬼蜮伎俩,被广泛应用在呼吸系统感染、败血症等病症上,是治疗严重细菌感染最首要的抗菌药物之一。
  这一结论在网络上疯狂被转发,一个最早发布消息的公众号一天时间就获得了十万以上的阅读量。——在消息的传播中,人们担心污染的城市空气或是耐药细菌的传播途径。不过,这或许是一种误读。
  课题的科研人员和相干学者都对这一结果暗示并不意外。
  “总体上没有意外,大家早就知道耐药基因分布在环境的方方面面。”Joakim Larsson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但没想到在空气样本中耐药基因的种类有这么多。”
  他们最初选择了美国纽约和加州圣迭戈家庭、办公室、医院三处的空气样本,检测结果和北京相比:空气所含的抗生素耐药性基因的数量上,纽约、加州和北京相当,而在种类上,北京更多。但因为美国样本的数据量不足,无法得出结论,最终科研并没有将之包含在内。
  为什么选择北京,理由比大家想象的都要简单。
  “大家大局部的数据是从公共数据库中获得的,北京雾霾的数据是仅有的在开放数据库中可以取得、且数据质量达到大家剖析请求的,所以选择了北京。”Joakim Larsson说,他们并没有亲自来北京来取样。样本时间是2018年1月10日到14日,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发现,那几日北京PM2.5指数濒临“爆表”,空气质量持续六级严重污染。
  不过,科研结论也说,到现在为止,空气传播作为耐药性传播的途径,还缺乏更充分的科研。
  空气中的耐药基因
  “任何环境都有耐药菌存在,甚至南极和西葴高原。耐药有背景值,空气污染严重地方,颗粒含量髙,携带细菌也多,其中耐药菌也高,任何颗粒物吸入人体,都存在风险,因为含各种成份,包括细菌、病毒等。”长期科研抗生素和环境污染的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科研所科研员应光国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Joakim Larsson说明,空气中大局部成分是无机物,但有少局部微生物,这些微生物中或许存在耐药性,由于空气的流动性,地面上的微生物和副产物都会释放到空气中,所以中国和美国的空气中,都检测到了类似的耐药基因,但他们也并不知道这些耐药基因究竟是从哪来的,因为“环境中广泛存在”。
  中科院微生物所科研员朱宝利也有类似的说法,“耐药菌一直在空气里,雾霾浓度高,检测肯定会更多。况且中国本身耐药细菌分布就比其他国家多。”
  论文中指出,他们发现被药厂排放所污染的环境,携带的抗生素耐药基因含量最高。不过,Joakim Larsson也推测,这或许源于“污水处置厂”,他们正在欧洲做相干的科研,希翼能采集附近的空气,探究空气中的耐药性细菌如何传播。
  中国学者也做过雾霾和细菌的相干科研。2018年清华大学生命学院朱听课题组在《环境科学与技艺》杂志上颁发《严重雾霾天气中北京PM2.5与PM10污染物中的可吸入微生物》论文,指出北京大气悬浮颗粒物中包含1300多种微生物,在这些微生物中,细菌占八成以上,另外还有少量的古菌和病毒。
  事实上,人们治疗疾病的抗生素大多来自于微生物,比如青霉素就是来自于土壤中的一种青霉真菌。“学界有一种观点认为,自然界中,微生物之间鏖战不休,抗生素与耐药基因都是它们自然演化出来的攻防鬼蜮伎俩,无所谓好坏。只要有抗生素的选择压力,就会筛选出耐药基因,这是大自然的辩证法”,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微生物系博士傅贺评论道。而这样的耐药菌株是否能经过空气传播并致人感染疾病,还需要科研和病例来证实。
  按照世界卫生组合说明,微生物的耐药性,通常是随着基因变化而逐渐产生的一种自然现象。但抗菌素的误用和滥用会加快筛选细菌的耐药性。
  许多地方存在对人和动物误用或滥用抗生素问题,抗生素的使用往往未获任何专业监督。例如有人使用抗生素治疗流感和普通感冒等病毒性感染,或使用低剂量的抗生素用作牲畜和鱼类的生长增进剂(添加剂)。
  “在人类、动物、食物和环境(水、土壤和空气)中,有些微生物对于抗微生物药物具有耐药性。这些微生物可以在人与动物间传播,也可在人际传播。感染控制做得不好,卫生条件不具备,以及处置食物不当,都会助长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传播。”世卫组合说明。
  耐药性和致病性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首先,大家要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一个问题。”Joakim Larsson说,现在人们没有必要对提到的北京雾霾样本中的耐药基因有任何恐慌,此刻的科研还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他说明,北京雾霾样本中检测出的抗生素耐药基因是使细菌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的基因,只会存在于细菌里,并不会使人类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其次,他们的科研并没有检测这些细菌是死的还是活的,因为空气中很多细菌寿命很短,这意味着不会对人有健康威胁。
  Joakim Larsson回顾,只有三个条件同时具备,耐药基因的细菌才令人担忧:一是证明这种细菌属于可以引发疾病的细菌;二是这种细菌在空气中具有活性;三是这种细菌在空气中大量存在。但此刻,这三个条件没有一个被证明。
  “发现耐药基因,不等于发现耐药菌;不是有耐药细菌就会让人感染。样本采集的是DNA,但是此刻没有检测到活细菌。当然,或许细菌死掉了,基因还飘散在外,成为游离的DNA;另外,即使在活细菌内有这个基因,基因也是受到严刻调控的,这里还有很多环节、变量。”傅贺剖析到,“即使有人不幸感染了,人体还有强大的免疫系统(包括各种免疫细胞)以及共生的微生物群系,它们是大家健康的最终守护者”。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也在25日晚间作出回应称,“细菌的耐药性和致病性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耐药性的增补不意味着致病性的增强。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在回应中写道:在环境中有大量的细菌存在,不仅在空气中,在囗腔丶鼻腔、呼吸道、胃肠道,都存在细菌或真菌,它们对人体是没害的,大量细菌和大家是共生共存的关系。“人体自身具有免疫力,这些细菌大多数对正常人没有致病力,甚至有些细菌是有益的。”
  (来源:南方周末记者 袁端端 实习生 薄昱 2018年11月26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