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毒杆菌中毒
编辑:办理员信息来源: 威尼斯人棋牌网站

 

肉毒杆菌中毒                                                              ICD-9  005.1; ICD-10  A05.1

Botulism

肠道肉毒杆菌中毒(原称婴儿型肉毒杆菌中毒)

Intestinal Botulism formerly infant Botulism   

 

1.根本特征

人类肉毒杆菌中毒是一种严重的、但相对较少产生的、由肉毒梭状芽孢杆菌产生的毒性很强的外毒素引起。 7个已知肉毒梭状芽孢杆菌菌型中,引起人类发病的是ABE型,偶有F型,或许还有G型。

肉毒杆菌中毒有3种类型:食源型(经典型)、创伤型和肠道型(婴儿和成人)肉毒中毒。各病型的毒素产生部位不同,但都有肉毒杆菌神经毒素引起的迟缓性麻痹。原称婴儿型肉毒杆菌中毒现在称“肠道肉毒杆菌中毒”。

食源性肉毒杆菌中毒(Foodborne botulism是由于摄入污染食物中的肉毒毒素所致的一种严重中毒。典型的早期症状与体征有明显的疲劳、虚弱和头晕,常继之以视力模糊、口干、吞咽和说话困难,可有呕吐、腹泻、便秘和腹胀。神经系统症状累及部位总是自上而下发扬:先累及肩部,然后为上臂、前臂、大腿和小腿等。除非提供辅助呼吸(机械通气),否则呼吸肌麻痹可导致呼吸停止而死亡。患者体温正常,认识清楚。进食同样食物的人常出现相似症状。如果及时诊断和治疗,包括及早使用抗毒素和增强呼吸护理,大多数病例可康复,康复需要数月,美国病死率为5%10%

肠道型(婴儿型)肉毒杆菌中毒罕见,侵袭1岁以下的儿童,偶尔也可侵袭胃肠道剖解结构和微生物菌群改变的成人。摄入的肉毒杆菌芽孢在消化道发芽、繁殖、释放毒素。多数成人和6个月以上儿童摄入的芽孢不会发芽,因为人类自然的抵抗力可阻止芽孢发芽和肉毒梭状芽孢杆菌生长。婴儿肉毒中毒的临床症状有便秘、厌食、全身衰弱无力,哭泣的改变和明显的头部失控。有些婴儿肉毒杆菌中毒的产生与摄入肉毒芽孢污染的蜂蜜有关,因此,要告诫母亲不要给婴儿喂食未经加工的蜂蜜。

婴儿型肉毒杆菌中毒从逐渐发病的轻型病例到猝死病例都有,一些科研提示,猝死病例约占婴儿猝死综合征(SIDS)病例总数的5%。住院病例的病死率低于1%,如果不能加入有儿科重症监护室的医院救治,病死率要高得多。

创伤型肉毒杆菌中毒是一种罕见疾病,当芽孢加入伤口并在厌氧环境下繁殖时,便可产生本病。症状和食物型相似,但要在感染2周后才出现。

食源性肉毒杆菌中毒的诊断依据是在患者的血清、粪便、胃内涵物或可疑食物中检出肉毒杆菌毒素,或自患者胃内涵物、粪便中培养分离出肉毒杆菌。可疑食物中检出肉毒杆菌有助于诊断,但不能确诊,因为肉毒杆菌芽孢广泛存在,而可疑食物中检出肉毒毒素更有诊断意义。对食用过与实验室确诊病例相同可疑食物、且有临床症状体征的病人,也可做出确诊诊断。创伤型肉毒杆菌中毒的诊断依据是:血清中检出毒素或伤口培养物阳性。快速重复刺激的肌电图检查,有助于各型肉毒杆菌中毒的诊断。

肠道肉毒杆菌中毒诊断依据:病人粪便或尸解标本中,检出肉毒杆菌和/或毒素有助于建立诊断。病人血清中很少能检测出肉毒毒素。

2.病原体

食源性肉毒杆菌中毒是由一种可形成芽孢的专性厌氧菌——肉毒梭状芽孢杆菌产生的毒素引起,几毫微克的毒素便可致病。人类肉毒杆菌中毒暴发多数是由ABE型引起,由F型引起的少见,G型已从土壤和患者的尸解标本中分离到,但其病因学上的意义尚未确定。E型暴发常与污染了肉毒梭状芽孢杆菌的鱼类、海产品和海洋哺乳动物肉类有关。蛋白水解型(所有A型、局部B型和F型)和非蛋白水解型(所有E型、其余的B型和F型)对于生长所需的水的活性、温度、pH值和盐量是不同的。

在加工不当、罐装、低酸或碱性食物,以及用巴氏消毒和仅稍微加工处置而未冷藏保存的食物,特别是密封包装的食物,都可产生肉毒杆菌毒素。煮沸(如80/17610分钟或更长时间)可破坏毒素;灭活芽孢则需要更高的温度。E型毒素在低至3(37.4)的温度下可缓慢产生,这个温度比一般的冷藏温度还低。

多数婴儿型肉毒中毒病例是由A型或B型引起。少数病例(E型和F型)据报道分别由生产神经毒素的酪酸梭菌巴氏梭菌引起。

3.流行概述

全球性分布;食物制造、保存的方法未能破坏孢子并有利于毒素的形成,便可引起散发病例、家庭暴发和一般暴发。市售的加工产品很少引起发病;加工后破损的、被病原体污染的罐头曾引发过暴发。美国、亚洲、澳大利亚和欧洲都曾报道有肠道肉毒杆菌中毒病例。因为内科医生的辨别能力和实验室诊断检测能力仍有限,肠道肉毒杆菌中毒实际发病数和分布尚不明。全球多数病例是美国报告的,其中美国报告的病例中,加利福尼亚州报告的病例约占半数。在国际上,阿根廷约检测出了150例病例,澳大利亚和日本各不到20例,加拿大少于15例,欧洲约30例(多数来自于意大利和英国),智利、中国、埃及、以色列和也门报告了零散病例。

4.贮存宿主

肉毒杆菌芽孢,它广泛存在于世界各地土壤中,常可在农产品中发现,包括蜂蜜;且也可在海底的沉淀物和动物(包括鱼)的肠道中找到。

5.传播方式

食用制造时没有充分加热,或食前没有适当烹饪的食物,使得细菌得以在其中生长并产毒,便可产生食源性肉毒杆菌中毒。在厌氧、适当的储存温度和防腐剂条件下,肉毒杆菌可在以下食物制品中生长繁殖、产生毒素,如发酵、盐腌保存的食物、烟熏的鱼和肉制品、家庭中不恰当加工制做的罐头、低酸的瓶装食物(如蔬菜)。引发肉毒杆菌中毒的食物种类,反应了当地的饮食习惯和食物保存方法。商品化生产的方便食品偶尔也会引起肉毒杆菌中毒。

中毒常因家庭自制的蔬菜和水果罐头引起,肉类食品则很少引起。有几起暴发是由于食用了未去内脏的鱼、烘烤的土豆、加工不当的市售肉馅饼、嫩炒的洋葱、油浸的蒜泥所致。其中最近几起暴发产生在餐馆。蔬菜类食物如番茄,以前认为太酸,不利于肉毒杆菌生长,现在不再被看做是用来自制家庭罐头的低危险性食品了。

在加拿大和阿拉斯加,肉毒杆菌中毒暴发与海豹肉、烟熏鲑鱼和发酵鲑鱼子有关。在欧洲,大多数病例由食用腊肠、熏肉、咸肉引起。在日本,则多由海产品所致。在美国,导致这些差别局部原因是由于大量使用亚硝酸钠腌制肉类。

已有实验室工作人员在吸入含毒素的气溶胶后,产生吸入性肉毒杆菌中毒。这些病例的神经系统症状可与食源性肉毒杆菌中毒一样,但其暗藏期或许较长。

理论上,水源性肉毒杆菌中毒同样也可由于食入肉毒杆菌毒素引起。水的净化处置过程可使毒素灭活,因此水引起肉毒杆菌中毒的危险性低。

创伤型肉毒杆菌中毒通常是由于伤口被战场上的土壤或动物尸体掩埋地的病原体污染,或者开放性骨折处置不当引起。已有长期吸毒人员中产生创伤型肉毒杆菌中毒病例的报告(首要是皮下注射海洛因引起的皮肤脓肿和可卡因鼻吸者的鼻窦炎)。

肠道肉毒杆菌中毒是由于食入了肉毒杆菌芽孢,孢子在结肠发芽产生毒素所致,而不是直接食入已经生成的毒素。婴儿食物中芽孢的或许来源包括食物和尘埃。有时喂婴儿的蜂蜜可含有肉毒杆菌芽孢。

6.暗藏期 

食源性肉毒杆菌中毒神经系统症状,通常在食入污染食物后的12小时-36小时内出现,有时长达数天。暗藏期越短,病情越重,病死率越高。婴儿肠道肉毒杆菌中毒的暗藏期尚不明,因为常常不能确定摄入芽孢的准确时间。

7.传染期

尽管肠道肉毒杆菌中毒者发病后数周至数月内,从粪便排出肉毒杆菌毒素和大量的病原体(大约106 /g),但还没有继发的人-人传播的记载。典型的食源性肉毒杆菌中毒的病人,只在短期内排出肉毒毒素。

8.易感性 

遍及易感。几乎所有肠道肉毒杆菌中毒的住院患者,年龄在2周至1岁之间,其中94%的患者<6个月,发病年龄中位数为13周。有特殊肠道问题导致菌群失调的成人(或因其他目的使用抗生素治疗而导致菌群失调者),或许对肠道肉毒杆菌中毒易感。

9.控制方法

A.预防办法

在食物制备(尤其是保藏)和食品卫生方面操纵要正确;罐装制品加热灭菌,使肉毒杆菌芽孢灭活;对其他食品要采纳抑制芽孢生长的工艺。市售产品的巴氏灭菌(巴氏灭菌真空包装产品、热烟熏产品)或许不足以杀灭所有的孢子,这些产品的安全性必须依靠预防肉毒杆菌的生长和毒素的产生的工艺过程来包管。冷藏结合控制盐份和/或酸度,可预防病原体的生长和毒素的产生。如果怀疑已暴露于含毒素的气溶胶,患者脱下的衣服必须在用肥皂和水清洗前。先放入塑料袋中以免造成进一步污染,患者必须充分淋浴。

与疑似病例产生有关联的食物和水必须马上采样,样品储藏于密闭容器中,并送参比实验室检验。 

B.病人、接触者及其环境控制

1)向地方卫生当局报告:在多数国家,肉毒中毒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属法定报告疾病;需要马上电话报告。

2)隔离:不需要,但处置被污染的物品(包括给婴儿换尿布)后应洗手。

3)随时消毒:可疑食物丢弃前先煮沸去毒,或打碎容器深埋,以防动物食入;煮沸或用氯消毒污染用具以灭活任何残存的毒素;按常规卫生办法处置患病婴儿的粪便。需要采纳终末清洁办法。

4)检疫:不需要。

5)接触者办理:对一般的直接接触者无需办理,但对已知进食过可疑食物者应导泻、洗胃、高位灌肠,并实行密切的医学观察。用多价(马AB型或ABE型)抗毒素预防性治疗无症状暴露者时,应谨慎权衡早期(食入可疑食物后12天内)给予抗毒素的或许保护作用与产生马血清副反应和过敏反应危险性之间的利弊。

6)接触者和毒素来源调查:调查患者的最近食物史,查出所有可疑食物,作适当的检测和处置。搜索其他的肉毒杆菌中毒病例,以排除食源性肉毒中毒。

7)特异性治疗:尽快静脉注射1瓶由国家或国际组合(美国CDC404-639-2206 770-488-7100)提供的多价(AB型或ABE型)肉毒抗毒素是常规治疗的一局部。使用抗毒素之前,应采集患者血清以鉴定毒素型别,但抗毒素治疗不必等待检测结果。将患者马上送入重症监护室是十分必要的,以便及时发现和处置常导致死亡的呼吸衰竭。创伤型肉毒杆菌中毒除了抗毒素治疗外,还应对伤口实行清创和/或引流,并使用适当的抗生素(如青霉素)。

对肠道肉毒杆菌中毒,细致准确的支撑疗法是十分重要的。因有产生致敏和过敏反应的危险,已不用马血清肉毒抗毒素制剂。在美国,一种人源肉毒杆菌免疫球蛋白被用来治疗婴儿型肉毒中毒,这种来自加州卫生办事部(5105402646)的公布标签的球蛋白已得到FDA批准。抗生素不能改善病程,特别是氨基甙类抗生素可引起协同神经肌肉阻滞作用而使病情恶化,因此,只有在治疗继发感染时才使用。提供辅助呼吸或许是必需的。

现在有一种肉毒杆菌中毒疫苗,但还没有对它的效果和副作用实行充分评估。

C.流行时的控制办法

发现1例肉毒中毒疑似病例时,应马上想到其家庭成员或其他进食协同食物的人是否也会产生肉毒中毒。虽然餐馆食物和销售广泛的市售防腐食品偶尔也被鉴定为肉毒杆菌中毒的来源,并产生较大的公共卫生威胁,但家庭保存的食物是首要的可疑食物,在没有排除之前首先值得怀疑。

最近一些肉毒杆菌中毒暴发与一些较少食用的食物品种有关,甚至一些理论上认为不太或许引起肉毒中毒的食物也应该注意。流行病学调查或实验室检验发现与中毒有关的任何食品都要马上召回,并迅速搜索食用过可疑食物的人,查找同一来源的任何剩余食物,这些剩余食物或许同样被污染了。如果找到这样剩余食物,应交实验室检测。使用抗毒素治疗前应采集病人和其他有协同暴露史但没有发病者的血清、胃内涵物、粪便,并马上送参比实验室。

D.灾害的潜在影响

一般没有,除非大范围故意释放肉毒毒素(拜见F)。

E.国际办法

商品化的产品或许已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或许需要国际性努力去发现和检测可疑食物。已产生过国际性同源暴发。

F.故意使用生物因子造成伤害时的办法

已经有使用肉毒杆菌毒素作为生物武器的企图存在,虽然最大的威胁或许是使用气溶胶,但更常见的威胁或许是经过食物和饮料投放毒素。即使有1例肉毒杆菌中毒病例出现,尤其不是由明显保存不当的食物引起的,故意投放肉毒杆菌毒素的或许性增补时,所有这样的病例必须马上报告,以便能够及时展开调查。

敏锐的防范办法加之强有力的监视检测和济急反应能力,是最有用力和效果的应对所有这类潜在攻击(包括食物恐怖)的方法。标题为“恐怖威胁与食品:建立和巩固预防反应系统指南”的WHO文件(http://whqlibdoc.who.int/publications/2002/9241545844.pdf ),为如何将对蓄意食品破坏的考虑整合到现有食品生产安全控制名目中提供了引导,它同样对如何强化传染病控制系统,以确保监视检测、准备、反应系统的敏感性提供引导。这样的系统和名目将增强减少食源性疾病负担、应对食品恐怖威胁的能力。


摘自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手册》


 


上一篇 芽生菌病

下一篇 布鲁氏菌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